<b id="yzu3r"></b>

        <tt id="yzu3r"></tt>
        人民網
        人民網>>貴州頻道>>貴州要聞

        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推動經濟社會協調發展

        2021年08月21日08:41 | 來源:貴州日報
        小字號

        7月中旬以來,我省按照國家統一部署,組織召開了多場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征求意見工作座談會,廣泛聽取不同行業、不同階層、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代表的意見建議。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關乎廣大勞動者切身利益,為幫助社會各界正確理解和認識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記者就相關問題采訪了中共貴州省委黨校發展研究院院長、教授、博士劉旭友,請劉旭友就有關問題進行解讀。

        一、“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具有重大戰略意義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綜合考慮人均預期壽命提高、人口老齡化趨勢加快、受教育年限增加、勞動力結構變化等因素,按照小步調整、彈性實施、分類推進、統籌兼顧等原則,逐步延遲法定退休年齡,促進人力資源充分利用!睂嵤u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這是從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出發作出的重大決策,也是應對人口老齡化的重要舉措,有利于促進人力資源充分利用,推動經濟社會協調發展;有利于增強社會保障制度的可持續性,更好地保障人民群眾基本生活。

        二、推進“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是綜合考量的選擇

        首先,人均預期壽命遠高于法定退休年齡。目前我國職工的退休年齡是國家于1951年確定的,1978年經黨中央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原則批準,下發《國務院關于頒發<國務院關于安置老弱病殘干部的暫行辦法>和<國務院關于工人退休、退職的暫行辦法>的通知》(國發〔1978〕104號),明確規定我國職工的法定退休年齡為:男年滿60周歲,女干部年滿55周歲,女工人年滿50周歲。從1951年到現在已經過去了70年,我國的法定退休年齡沒有發生過變化,但是,人均預期壽命卻發生了巨大變化。建國初期,我國人均預期壽命只有40歲左右,而到2019年時,我國人均預期壽命已經提高到了77.3歲,遠高于法定退休年齡,有必要對法定退休年齡進行適當調整。

        其次,受教育年限增加導致勞動者平均工作年限縮短。在不延遲退休年齡的條件下,受教育的時間越長,勞動者初始工作的年齡相應延后,平均工作年限縮短。隨著我國勞動力受教育年限的增加,勞動者平均初始工作年齡抬升已成必然,相較于2010年,2020年全國15歲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提高了0.83年。目前,我國新增勞動力中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比例超過一半,全國新增就業人口的平均初始勞動年齡為21歲,本科畢業生的平均初始勞動年齡為24歲,碩士畢業的平均初始勞動年齡為26歲,博士畢業生的平均初始勞動年齡為29歲,受教育的時間越長,開始工作的年齡就會相應不斷推后,在退休年齡保持不變的情況下,平均工作年限自然就會縮短。高學歷、高職稱、高技術人才學不盡用,高校、醫院、科研機構等高學歷人員集中的單位和行業情況尤其突出。

        再次,人口老齡化程度提高改變了勞動力結構。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大陸人口14.1178億人中,60歲及以上人口為2.6402億人,占18.70%,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60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5.44個百分點。我省的情況和全國相似,據第七次人口普查,60歲以上人口達到了593.14萬人,占全省總人口的15.38%。與之相對應的是勞動年齡人口的逐步下降,我國勞動年齡人口數量從2012年開始出現下降,年均減少都在300萬人以上,預計“十四五”期間還將進一步減少。如果不及時適當提高法定退休年齡,勞動年齡人口比重下降的趨勢將進一步延續。而合理提高法定退休年齡,將有效地改善人力資源結構,開發老年人力資源潛力,提高全社會的勞動參與率,更好地促進經濟社會長遠發展。

        三、堅持系統觀念,科學推進“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按照小步調整、彈性實施、分類推進、統籌兼顧等原則,逐步延遲法定退休年齡”。

        “小步調整”意味著“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將逐步漸進式推進,一步一步來,每年延遲幾個月或每幾個月延遲1個月,對個人工作及生活的影響不會太大。穩扎穩打,不搞畢其功于一役,積小成大,積少成多,經過過渡期最終達到改革要求的法定退休年齡目標。顯而易見,實施“漸進式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期間,充分考量了勞動者整體達到法定退休年齡的預備期,不會在改革初期出現勞動者個體退休年齡突然直線式上升的情況,達到最終的目標有較長的時間來調整和適應。

        “彈性實施”尊重勞動者個體差異,既考慮個體所從事職業的客觀性,例如身體狀況、工作強度等,又考慮個體的主觀訴求,例如價值追求、家庭需要等,允許勞動者在一定范圍內自主地選擇提前退休的彈性時間,增加退休的彈性因素,充分體現改革的靈活性和包容性。

        “分類推進”就是要與我國現行法定退休年齡相銜接。我國現行法定退休年齡男年滿60周歲、女干部年滿55周歲、女工人年滿50周歲,政策有所不同。實施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將充分考慮不同性別、不同職業、不同崗位存在的退休年齡政策差別,不搞統一步伐齊步走,既與現行退休政策平穩銜接,保持政策的延續性,又采取有效措施穩步推動改革到位,實現政策的平穩過渡。

        “統籌兼顧”既是原則,也是方法。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是一項系統工程,必須遵循堅持系統觀念,用系統的方法來推進,“統籌兼顧”就是系統的方法。統籌兼顧要求延遲法定退休年齡改革要著眼于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背景下一攬子政策措施的統籌謀劃和協調推進。

        (責編:顧蘭云、陳康清)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俄罗斯人与动xxxxx

        <b id="yzu3r"></b>

              <tt id="yzu3r"></tt>